過往演出

Ponte Singers 成立短短數載,舉辦了不同的主題音樂會,並受到社會不同的團體和機構賞識,有幸在不同的場合演出,與大家交流音樂。

2017 「聲.華」貳 音樂會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7
讀古代文學有一個好處,就是可以看清楚一個民族的性格,知道這民族如何用文字,用藝術,去表達自己面對天地、面對生死的種種感受。

不知道大家有否涉獵過中國的古文學,如果嫌詩經的感情太規矩,山海經又和生活有點距離,不妨看看楚國文學。大家寓居南方, 勉強來說對這南方的長江文學應該感受更深,亦只有南方那種離開封建,以自身的想像去理解天地的直接感觸,才能寫得出如「亦余心之所善兮,雖九死其猶未悔」般波瀾壯闊的胸襟,以至「心不同兮媒勞,恩不甚兮輕絕」的瀟洒達觀,將華文以圖為字,以詩為文的獨有特色發揮得淋漓盡致,這就是中國詩歌迷人之處。

想當初不論是楚辭詩經,唐詩宋詞,以至元曲明劇,這些文字都是唱出來的,亦可以說全部都是當時的流行曲歌詞。六年前 Ponte Singers 將中國文學編輯成曲,蒐集不同以詩詞作曲的作品,一直努力的將舊詞配上新曲,將中詞配上西樂,抱有的只有一個信念,就是希望用大家現今接受的聲音和藝術,將中國古代的文學,以至音樂和整個文化觀,傳揚下去。

今次的音樂會所選的歌曲,取材由宋詞到近代的新詩,當中亦包括本地流行曲,既然古代文學如是,近年文學獎亦包括歌詞,不妨一試。無論如何,中國的文字,中國的文學,甚至中國的文化,都是浪漫至極,想像豐富多彩的文學。難得大家學會了這世上最難學的語言文化,希望大家能好好欣賞、珍惜,並傳承中國的文學。

2017 「拉.柴」音樂會

Ponte Orchestra Concert 2017
說世界上偉大的東西,源於浪漫,實不為過。

浪漫,就是對自己喜愛的東西,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,人在少年時,很容易受喜愛的事物觸動,不論是鄰校的女同學、聽過的音樂、一個又一個故事裡的角色,還是各式各樣迷上的偶像,整個人像中了蠱毒一樣,不能自拔,腦海中浮現一個又一個沒有可能的情節,這幻想無限放大,真的可以去得很遠,可以說: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

年青時的浪漫幻想,雖然一下子去得很遠,卻未必很深。談到浪漫,愛情故事的例子當然比比皆是,這裡想說的,卻是一個十分平庸的故事:曾經有一位中學同學,中一的時候聽到友人拉小提琴,一下子迷上了,努力練琴,短短幾年間從一個對音樂毫無認識和興趣的小子,成為了香港樂團的一個人物。後來上了大學,那般熱忱被種種的東西磨掉了,現在來當我們音樂會當聽眾。當然,世上總有偏執的年青人,他們一般被視為較「老實」的一群,看上了的東西便咬住不放,將十五歲在腦海中的幻想,默默的一步一步努力到老也不放棄。讀到這裡,畢業多年的您應該很快能下結論,說一句:對啊!這些人真的值得欣賞。然後再自反而「縮」,推搪一句「這世界哪來這麼多的XXX。」就這樣精明地審時度勢的一縮,縮渡一個愉快的人生,選擇如此,乃是緣份。

浪漫是不切實際的,因為實際的東西世上已經存在了;不存在的,只能靠不切實際的幻想去完成。多年求學在外,悟到一個小小的道理,就是世上本無道理,循規蹈矩的向上學習,可以給您一個歡愉的人生,但世間的顛峰,往往不是過關般走上去的。藝術如是,科學如是,生財亦如是。人要浪漫,才有幻想,十多歲人要有幻想,幾十歲人更要有幻想,保有一顆不太理智的心,才能創造更多的東西。

太上忘情,下不及情;情之所鍾,正在吾輩。希望大家別誤會,浪漫不是花心,一往而深,往往回吐更高。

2017 年 3 月 大師班

2017 年 3 月 大師班
匈牙利合唱大師 Zoltán Pad
指揮大師班示範合唱團

2016 德國聖誕彌撒

2016 德國聖誕彌撒
2016 年 12 月 24 日
德國聖誕彌撒
Ponte Brass Band

2016 德國柏林節

2016 德國國家統一慶祝日酒會
2016 年 10 月 8 日 和 9 日
德國柏林節
特邀嘉賓:Ponte Jazz Band

2016 德國國家統一慶祝日酒會

2016 德國國家統一慶祝日酒會
2016 年 10 月 6 日
德國國家統一慶祝日酒會
香港港島香格里拉酒店

2016 「奧.蹟」音樂會 Mysterium misericordiæ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6
今年是特別的禧年,教宗宣佈了主題,是「慈悲」。

慈悲是人性之本,如果要歸根結底,慈悲是一種沒有緣由的感性,看到一些不幸的事、不幸的人,心底裏第一時間想幫助他們,同情他們。有時候,如果您理性點想多一點,您或許會停下來,想一想:他是不是騙子呢?我的慈悲有沒有被利用呢?於是,您便停下來了,有耐性的或許會看看再決定,不然便老早離去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教宗特別宣揚慈悲,我想有他的意思。這個世代的文明走得太快太盡了,我們都忙於沿着一成不變的道理走下去,應該這樣的,不應那樣的,卻忘記了一份慈悲的本心;學習音樂也有這樣相似的體驗,我們很努力的學習曲譜上所記下的一切,卻忘記了藝術之所以感動,源於一種與人性相通的關係,只着眼於應該與不應該的記號,會失卻了當初喜愛音樂的本心。沉迷道理令人容易迷失;音樂也好,憐憫也好,要摒除一切直見人心,有時候亦需要一些經歷。

慈悲也好,追尋人性的過程也好,都需要勇氣。Ponte Singers在六年前開始了它的音樂經歷,跌跌撞撞,一直扶持着的,就是尋找一種直見人心的感動,到最後意義是甚麼並不重要,最重要的,是彰顯了人性。

馬勒《復活交響曲》裏的歌詞,也是挺有意思的:我們都是祂在人世間播下的種子,經歷種種風雨營役,在成熟的時候,祂便會收割下來,回到天上。

2015 「聽.海」音樂會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5
為什麼聽海?

友人戲稱,上網愛聽誰演奏都可以,為什麼要來音樂會。

的確,現場演出未必如錄音精準,即使是世界一流的大師和頂級的樂團,現場聽到的東西也不及細緻調校過的錄音:完美的音色、毫無瑕疵的起承轉合...以現在的錄音技術來說,一切都可以說是得心應手。

來聽現場音樂,您怕自己不是音樂的專家,聽不出誰走掉了音,或者哪一件樂器太嘈太霸道,你甚至未必有能耐去專注地聽畢一場音樂會,總在某些時候分了神,雙眼放了空,甚至不期然的睡過去了。於是,您說,自己不適合去音樂會。

但有一種感動,只有在音樂廳才會發生。

很多人以為音樂,是聲音的藝術,其實音樂最吸引的地方,在乎重新定義時間,短短一個多小時的音樂會,您坐在一個不能發聲的地方,外面的時間一分一秒的漏掉,卻被樂手以音樂的快慢,來重新定義您的時間。那是一個很浩大的計畫,那心計和精力,甚至令張愛玲也覺得陰謀重重令人吃怕。您的思緒於是一直的被帶動,心裡想的未必是音樂,可能是天馬行空的想像,一段久已遺忘的回憶,甚至是日常生活沒有膽量去想像的傻瓜事情,就是在這被音樂催動的而一直噤聲的場合,亦步亦趨的活潑起來。

音樂會,是一個想像、一個默想的空間,希望各位享受「聽.海」,在時間洪流中有一個愉快的旅程。

2014 「錯.愛」音樂會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4
Ponte Singers 和 Orchestra 第五個年度的音樂會,題為:錯.愛。

所謂錯,並不是指錯對的錯,當然大家都聽過愛情沒有對錯這些老掉牙的話,有時候,過份的愛,令人不好意思接受,客氣的說一句「承蒙錯愛」也是有的,我想,Ponte 戰戰兢兢的走到第四年,一直得到大家的支持,這句話,就是我們音樂會的意思了。

最近看了一本書,談到西藏人對人生意義的看法,認為人在世上走一回,是一回心靈的修練。如果這是真的話,愛情應當是這世上最公平的試煉:富或貧、愚昧或聰明、幸運的不幸的、總有機會碰到動心的人,於是暗慕、熱愛、失戀、愛人和被愛的種種經歷,比起其他人世的經歷更為普遍。甚至因為緣分這遊戲,實在令人無所適從,來去如風,這樣的心靈修練來得更為公平。

2013 「生.息」音樂會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3
Ponte Singers 和 Orchestra 第四年度的音樂會,名為:「生.息」。今年 Ponte 選擇以德國音樂為主題,獻唱大型合唱及管弦樂作品,包括孟德爾遜的「芬加爾洞窟序曲」及奧爾夫的「布蘭詩歌」。 自中世紀開始,德語區的藝術對歐洲文化產生重大的影響,我們所熟知的西方音樂家,如巴哈、韓德爾、海頓、莫札特、貝多芬等等,皆於德奧兩地出生。

除了音樂以外,德國的文學、哲學等等在十七、十八世紀的歐洲亦獨領風騷。有異於法國和意大利等的文化區,德國人以嚴謹認真的態度,透過藝術和哲學,不斷探討人生、大自然和生活的種種命題,在音樂上,部分德國作曲家亦嘗試在曲式、主題和曲種等等尋求突破,以求更深入表達自己的人生觀。

今次音樂會以「芬加爾洞窟序曲」作為序曲,展現孟德爾遜如何以音樂表達自己對大自然的觀感,至於「布蘭詩歌」,則記載了當時中世紀的人生百態,以及人民對命運的想法。Ponte Singers 希望藉此兩首德國曲目,觀眾能夠窺探到德國文化藝術對大自然及人生種種命題的看法,讓觀眾對德國音樂的發展,特別是選擇音樂題材方面,有一個基本的概念。

Ponte Singers 今年邀請了200多名本地合唱界的青年人,以及海外及本地留學的一班音樂系畢業生組成的 Ponte Orchestra,一起參與演出;其中有首次參與大型合唱的中、小學生,亦有合唱經驗豐富的青年朋友。香港的青年合唱水平一向稱譽國際,Ponte Singers 僅希望藉此音樂會,為不同青年合唱團及大、中、小學的朋友提供一個藝術的交流平台,以舊帶新,傳承合唱的文化。

2012 「凡.聲」音樂會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2
繼以聖樂及中國音樂為題後,Ponte Singers 今年將以世界民族音樂為音樂會的主題,獻上十多首不同地方的民族音樂,當中有不少歌曲是香港或世界首演;我們亦會向大家講解當中的文化及音樂特色。與此同時,我們邀請了本地的青年 A Capella 組合 - Orange,以及不同的樂手為表演嘉賓,務求以不同的形式為大家獻上最具特色的音樂。

2011 「聲.華」音樂會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1
籌辦一場中國合唱歌曲的音樂會,挑戰很大,同時亦別具意義。

中國的詩詞源遠流長,不論是楚詞唐詩,還是宋詞元曲,一字一句,原本是應當根據詞牌唱出來的,加上中文字是富有特色和意思的文字,令中國唱詞的文化特別絢爛。遺憾的是,近百年來西方的音樂雖然豐富了中國的歌唱文化,卻同時湮沒了一些咏唱詩詞的傳統特色,於是,得希望籌畫一場薈萃不同特色的中國合唱歌曲音樂會,我認為,這樣的一場音樂會,除了能夠給團員分享音樂的機會外,亦應當具備相當的教育意義,讓聽眾以及團員對不同藝術領域有不同層次的體會。

今次為大家選取十多首耳熟能詳的歌曲。除了通俗的時代曲「不了情」、傳統中國民歌「茉莉花」外,我亦特意拜訪了港台兩地的作曲家,借用其作品演出,這些作品運用了當代最新穎的作曲手法,配上中國詩詞,別具特色。除此以外,為了令本地的新晉作曲家及樂手有更大的發揮空間,音樂會的部分樂曲經過重新編曲,甚至是剛剛發表的,可算是世界首演。當中不少的樂曲利用古箏、弦樂四重奏、英國管及大提琴獨奏取代鋼琴伴奏,冀能令聽眾耳目一新。

希望各位能夠享受今晚的音樂會,但願我們的音樂能夠令各位感受到中國詩詞的瑰麗,以及一字一句承載的感情,場刊特意列出歌詞,期望各位愛上這些精挑細選的中國詩詞,並在此感謝大家撥冗支持 Ponte Singers。

2010 「聖.靈」音樂會

Ponte Singers Concert 2010
一場音樂會,應該是先有主題,想好了要給聽眾說些什麼,才開始選歌,用不同的方式去表達想說的話。

想到用「聖.靈」作為今次的主題,目的並不單單是從宗教角度出發,我總覺得現今很多人對古典音樂、對聖樂都有一種誤解,可能因為缺乏指導,可能未聽過,己經覺得沉悶。然而,聖樂是西方音樂的起源,大部分的作曲家都離不開創作聖樂,無論正值他們失落之時,懷才不遇,還是名滿歐洲,敬拜和感恩推動了他們創作一首又一首感人的歌曲,如同坦率的將自己的感受寫了下來。

欣賞聖樂,或許歌詞大部分是外文,難以理解歌詞,其實不管是滿腹詩書,或者是目不識丁,要理解聖樂,音樂本身已經表達了作曲定的感受。今次的音樂會,我希望可以在每首樂曲獻唱之前,為大家作一點音樂上的介紹,希望大家能夠對聖樂有進一步的了解。

至於感動,這講求演出者的技巧,以及有否獻出這一份心意去給予聽眾。希望我們這一班年青人,可以給大家一個難忘的晚上。

© 2017 Ponte Singers